孕前甲减亚甲减 TSH 调至多少妊娠合适?妊娠期 TSH 升高到底用不用 L-T4?

2017-05-18 12:35 来源:丁香园 作者:徐乃佳
字体大小
- | +

建立妊娠特异性 TSH 参考范围很有必要:如医院无条件建立,该怎么办?

对于原发性甲减(包括临床甲减和亚临床甲减),促甲状腺素(TSH)是诊断和治疗的一杆秤。

非妊娠成人的 TSH 参考范围容易判断,化验单已写得明明白白。但对于孕妇这个特殊群体,却不能盲从。受胎盘分泌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 (HCG,与 TSH 相似,具有刺激甲状腺作用) 增加的影响,妊娠初期 TSH 呈下降趋势。对于这种生理性变化,常规的 TSH 参考范围就不靠谱了。所以,建立妊娠特异性的参考范围很有必要。

当妊娠遭遇 TSH 升高,就可能发生了甲减,由此可能增加妊娠不良结局的风险。如果医院无条件建立妊娠特异性的参考范围,如何作出决策?左旋甲状腺素(L-T4)到底用不用,怎么用?

纵观 2017 年美国甲状腺学会(ATA)《妊娠期和产后甲状腺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指南》(以下简称 2017ATA 指南),以及 2017 年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的《成人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诊治指南》(以下简称 2017CSE 指南),也许能找到一些答案。

第一种情况:妊娠期 TSH 升高

此种情况是指在妊娠期发现患者的 TSH 升高,即超过妊娠特异性的 TSH 参考范围上限,包括临床甲减和亚临床甲减。

1. 医院条件有限,压根没有妊娠特异性的 TSH 范围,咋办?

2011 年 ATA 首次出了妊娠三期特异的 TSH 参考值,即早期 0.1~2.5 mIU/L、中期 0.2~3.0 mIU/L、晚期 0.3~3.0 mIU/L。与当地特妊娠异性的范围比,ATA 标准可能会「夸大」亚临床甲减的患病率。

所以,2017ATA 指南认为在没有前述条件时,可采用类似人群妊娠特异性的 TSH 范围。啥意思?看看 2012 年 CSE《妊娠和产后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它已经推荐了国内 3 个单位用不同试剂建立的 4 个中国妊娠妇女特异性参考值。如果贵单位检测用的不是这些试剂,好吧,还有更简单的,干脆把 4.0 mIU/L 作为参考范围上限吧,2017ATA 指南就是这么说的。

这么一来,诊断妊娠期临床甲减(TSH↑、FT4↓)和亚临床甲减(TSH↑、FT4 正常)就容易多了。

2. 那么,哪些情况需要 L-T4 治疗?

(1)临床甲减:跑不脱,L-T4 必须用;

(2)亚临床甲减:不管甲状腺过氧化酶抗体(TPO-Ab)是否为阳性,均使用 L-T4;

(3)TSH 在 2.5 mIU/L~正常范围上限:TPO-Ab 阳性,赶紧吃 L-T4,TPO-Ab 阴性,不必吃药。

3. L-T4 的起始剂量要看 TSH 的升高程度:

(1)TSH>2.5 mIU/L 时,50 μg/d 起始;

(2)TSH>8.0 mIU/L 时,75 μg/d 起始;

(3)TSH>10.0 mIU/L 时,100 μg/d 起始。

根据设定的 TSH 目标值,快速调整 L-T4 剂量以尽快达标,接下来要说的 TSH 目标值有两个版本:①2017ATA 指南说,TSH 要控制在妊娠特异性参考范围的下半部分,如没有该范围,就让它小于 2.5 mIU/L;②2017CSE 指南沿用了以前的 TSH 目标值,即妊娠早期 0.1~2.5 mIU/L、中期 0.2~3.0 mIU/L、晚期 0.3~3.0 mIU/L。

第二种情况:妊娠前 TSH 升高

此种情况是指计划妊娠前,患者就确诊为原发性临床甲减或亚临床甲减。

孕前确诊为临床甲减或亚临床甲减、使用 L-T4 干预后,TSH 应该控制在何种水平再妊娠才安全?

2017ATA 和 CSE 指南均推荐:应使 TSH 在正常参考范围下限~2.5 mIU/L 再妊娠。发现妊娠后,L-T4 剂量应立即增加 20%~30%,或每周额外增加两天的剂量。妊娠期 TSH 水平的管理可以遵照第一种情况进行。

第三种情况:备孕期的困惑

备孕女性随时可能进入孕期,身体状态特殊,但国内外专属备孕女性的 TSH 范围还无统一标准,而只能采用一般非妊娠人群正常参考值范围。

对于备孕期,还常有这样的困惑:TSH 在 2.5 mIU/L~正常范围上限(即甲状腺功能正常)的备孕女性,是否需要依靠 L-T4 将 TSH 降至 2.5 mIU/L 以下再妊娠?

首先明确,「2.5 mIU/L」曾经作为孕早期的 TSH 正常上限,由 2011 年 ATA 基于多项相关研究而提出。2017ATA 指南指出,对于上述人群,仅在 TPO-Ab 阳性且进行辅助生殖技术的情况下可以考虑使用 L-T4 来获益(弱推荐,低质量证据),除此之外,和 CSE 指南一样并未作特殊说明。

笔者有幸在今年一次会上请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单忠艳教授分享了自己的体会:上述人群如 TPO-Ab 阳性,在进入妊娠期后即可考虑使用 L-T4,不如在孕前积极使用 L-T4,尽早降低风险。

目前如何干预孕前 TSH 的证据并不充分。用药,是否导致 L-T4 过度使用?不用药,是否可能给医患双方带来风险?值得进一步思考。

参考文献:

1. Stagnaro-Green A, Abalovich M, Alexander E, et al. Guidelines of the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thyroid diseases during pregnancy and postpartum. Thyroid, 2011,21:1081-1125

2. 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 妊娠和产后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2012,25:354-371

3. Erik K. Alexander, Elizabeth N. Pearce, et al. 2017 Guidelines of the American Thyroid Association For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Thyroid Disease During Pregnancy and the Postpartum.Thyroid, 2017,27:315-388

4. 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 成人甲状腺功能减退症诊治指南.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2017,33:167-180

5. Li C, Shan Z, Mao , et al. Assessment of thyroid function during first-trimester pregnancy: what is the rational upper limit of serum TSH during the first trimester in Chinese pregnant women?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14,99:73-9

文 | 徐乃佳,内分泌科主治医师

编辑: 李晴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